第十章

一封簡訊,不滿三十個字,卻擾的林允兒滿心混亂。

『我們等等過去,秀妍說想好好的喝杯咖啡,大概十五分鐘後到。』——順圭姊姊。

解開了粉藍色襯衫最上邊的那顆釦子,林允兒坐在椅子上,背靠著與牆面一致的白磚,上頭是深棕色的木製吧檯,袖子捲起在臂膀上,一腳踩著椅上的橫桿,一腳踏在地面,她環顧著這一整間店的夢想,沿著吧檯向前探向牆上掛著了的畫,往下是深棕色的雙人沙發與黑色的長方木桌,扶手旁為上了白漆的欄杆,她的目光緩緩地隨著欄杆走下了五階樓梯,一樣的座椅,只是左側的白磚牆上掛著一面黑板,而大片落地窗就此與其呈現了個直角,挑高了的天花板上了黑色的油漆,烤漆為白色的義式咖啡機,兩檯黑色的磨豆器,外黑內白的咖啡杯,黑與白,是鄭秀妍最偏愛的兩個顏色,經典的優雅。

她審視著,是時候讓它呈現在她眼前了嗎?從Peter手中接過這個店面至今,它準備好了嗎?

林允兒拿起了手機撥了通電話,「喂,麻煩妳五分鐘到店裡一下了,謝謝。」

掛上了電話,她的左手拇指壓著暗下來的螢幕,食指與中指在那之後,就這樣的拿著手機與大腿接觸著點起了拍子,是對的嗎,林允兒想,它也許是準備好了,但是,今天是鄭秀妍的生日,她,林允兒本人還沒準備好,她只適合默默地在那人身後關注著她,不適合在這個日子裡出現在她面前與她針鋒相對,是的,不適合,所以這麼做是對的。

她把手機就這樣隨意地放置在吧檯的桌上,站起了身走回吧檯內,舀了兩匙義大利進口的咖啡豆倒入磨豆器內,拿著把手接住落下的咖啡粉,敲了敲旁邊讓粉末填勻,壓下,使其更為密實,將把手旋上了咖啡機,放下了咖啡杯,林允兒按下了按鈕讓咖啡順利的萃取出來,再拿了個鋼杯把牛奶裝進,順勢的把蒸汽伐扭開,如果真要說到義式咖啡的歷史,拉花這一項本不是最主要的,而是約於1988年時,在美國喧譁而起,風靡至各個巷弄裡的咖啡館內,可是,人們已愛上審視Espresso與奶泡完美結合的這項藝術,她提起了奶泡鋼杯,讓它完美的注入了Espresso的中心,晃動,舀起了些許的奶泡點了兩點在上端,並用上了溫度計勾出了它的圖形,一個鼻子、幾抹鬍鬚、兩個眼睛,與耳朵的尖端,一隻貓的圖案就這樣的呈現在杯中,棕白分明。

叮鈴——

林允兒沒有抬起頭,認真的畫著另一杯咖啡杯裡的圖案,「來了,等等就麻煩妳把這兩杯咖啡端給李家三小姐了,徐特助。」放下了溫度計,她抬起頭,轉身看著她的特助,「她們大概三分鐘後就到了,太陽圖案的是李家三小姐的,貓咪圖案的是鄭總的,麻煩妳了。」又頓了一下,林允兒洗好了抹布望向了她的特助,「有把法國分公司的報表帶來嗎?那我就先去後面了,等等咖啡給她們後,妳再留個空間給她們,大門上的非營業的掛牌不要取下。」

大大的雙眼內亮著光,她點了頭,看著林允兒接過文件,轉身進去隔了出來的內部空間,一個許是能逃避心情的私人領域,幾乎沒隔著時間差,耳邊就響起了風聲、鈴鐺聲與外邊路過的人聲參雜,側身探了個頭,看著鄭秀妍與李順圭走上了樓梯,前者走至最角落的座位坐了下來,後者則駐足在她眼前…

「辛苦妳了,小賢。」李順圭站在吧檯外接過了徐賢遞過來的兩杯咖啡,「這杯肯定是我的,至於另一杯,妳怎麼知道我的朋友是像貓一般的女人?謝啦!」一顆太陽、一隻貓咪,不用徐賢開口多作說明,她自己的妹妹心性就算小孩也總是貼心,就只是她這般的貼心不是只有自己體會過啊!李順圭看了眼舒服的坐在沙發上翻開雜誌了的鄭秀妍,林允兒,妳不明白妳總是將溫柔留下破綻嗎?我怎麼替妳隱瞞。

一件白色的T桖配上了牛仔褲,鄭秀妍換過了衣裳,此刻的她輕輕地隨著James Struthers的歌聲哼唱著What are you waiting for,輕鬆的吉他旋律,舒服的歌聲,看著鄭秀妍放鬆的雙肩,李順圭不經想起林允兒曾在邊煮咖啡時邊說過的一句話:「姊姊,妳知道嗎?咖啡本身其實有安撫和穩定精神的效果喔!所以,有時候在壓力不自覺被累積的情況下,來杯咖啡是最好的撫慰。」

李順圭坐到了鄭秀妍的對邊,她將咖啡放到了鄭秀妍的面前,「諾,妳的咖啡,不打擾妳靜靜地、認真地喝這杯咖啡了,鄭大小姐請享用!」她開著她的玩笑,想多帶點快樂給她,看著她不露聲色地滑開手機拍下了這兩杯拿鐵,想必她內心是驚喜的,以致於不難猜測這女人等會兒會把這照片分享給在美國的鄭秀晶,至少在下一秒熟悉了十多年的訊息鈴聲入耳前李順圭都是這樣認為的——

那不到十步距離的吧檯桌上有隻銀黑色的手機被喚醒了,它亮了螢幕、響了鈴,兩則提示——『秀妍姊姊傳送了一張圖片』、『秀妍姊姊:謝謝……。』

她、她和她,天真的畫了個圓,不戳破就不願面對……

- TBC -

 

創作者介紹

Spade Space

Sp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