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met my soulmate. She didn't. 

    (我遇到了她,但她沒有。)

我遇到她了,在轉角邊的巷子口,午後的陽光灑在她正推開咖啡館玻璃木門的身子上,耀眼奪目,我想,我等會兒一定要跟順圭姊姊說,這世界上是真的有天使存在的,以後我們別再對於美英姊姊的話當作笑料般的嗤之以鼻了。

緩緩地走近店舖前,隔著玻璃窗,我望著她精緻的側顏,若不是因為她的手正翻著雜誌,她就像是櫥窗內的展示娃娃,吸引著我駐足在此,失魂地只為了多欣賞她一眼。

二零零七年八月初的某個夏日,我踩在大理石地板上遇到了她,我心中的天使,而她卻花了一整個午後邂逅了一本雜誌、一片蛋糕和一杯咖啡,始終沒有看見那一個失魂的我。

2. Sorry soldier. Shoes sold in pairs.

    (對不起,士兵先生,鞋子按雙出售。)

我拿著雞毛撢子,清掃著檜木製的收銀桌,今日店裡依舊沒有什麼客人進來,灰塵似乎都已積滿了新的二十四小時,沒有辦法,誰叫今日還在週間呢?店裡銷售的又是軍人的皮鞋、皮靴,沒有放假的士兵又哪裡來的客人推門進來試鞋呢?

腦內的想法剛落幕,玻璃門上的風鈴卻響起了,客人居然就這般的出現了。

是她,與另個沒見過的他。

他著一身青綠色底的迷彩軍裝站在天使的身旁,她陪著他尋找著腳上同個款式的鞋,而我就愣在原地,傻傻的看著她們,看著他將壞掉了底的鞋脫下放置一旁,由她看管,穿起了那隻新鞋走了幾步,叩——叩——,鞋底與木頭地板有力的接觸,走到了我的面前,每一聲都穿過耳膜震入我的心臟,試著喚醒我已呆滯的注意力。

對不起,士兵先生,鞋子是按雙出售的——

我想做妳旁邊的那隻鞋,

然後就這樣子不販售可以嗎?

3. Birth certificate. Death certificate. One pen.

    (出世證明,死亡證明,同一支筆。)

還不到開店時候的早晨,第一次的我體驗到了什麼是愛情。

拎著早餐到了順圭姊姊上班的地方想要串個門子,反正就算順圭姊姊在忙,那兒可是公家機關,就勢必會有免錢的冷氣和等候區域的座椅,只是沒想到今天眼前的風景是如此的不同。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想,這一點說的真不錯。

只是是她的婚姻,我的愛情。

坐在椅子順圭姊姊身後的辦公椅上,我又遇到她了,蒼白的臉和沒有血色的唇,明明還是夏日,她卻穿了件黑色的大外套,這次她的身邊依舊有個他,他和她都低著頭專注於桌上的白紙,我明白那些紙張是什麼,因此我的心不停歇地絞痛著,我想在疼痛之中明白了愛是什麼,而一切只為那「結婚登記表格」。

拿著咖啡的手不知懸在半空中多久,可能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我終於看到她落下了筆,顫抖地簽上了名——鄭秀妍。

心好像其實不再疼痛了。

出世證明與死亡證明,同一支筆開出——我的愛情在出世的同時也已宣告死亡。

4. Jumped. Then I changed my mind.

    (跳下去後,我改變了主意。)

美英姊姊說我病了,要我到醫院裡去做檢查。

其實,我只是不再喊她為小豬,看到魚不會特別獻給她看,也沒有再陪她那隻女朋友很多的馬爾濟斯玩,好吧,還有不與她一同去攻陷各個餐廳的美食。

但是,這樣不是很好嗎?

可是,美英姊姊現在卻偏偏拖著我在充斥著消毒水味的醫院走廊裡行走,不理會我說的每一句我沒事。

啊!居然是她!

她的臉色好像又比上次見到時更為蒼白了。

她就這般戴著白色的毛線帽靠著枕頭睡著了,任由電視還在對邊喧鬧著,完全不受打擾,在自己的世界安詳。她果然就似天使,總能帶給我內心裡的寧靜。

本來還想著犧牲自己往深淵裡跳下,只要來過一次討人厭的醫院,就可以止住美英姊姊如同媽媽般的嘮叨,但是現在想法已然更變,我願意每天都來醫院報到了,只為了多看看她幾眼。

5. Finally spoke to her. Left flowers.

    (終於跟她搭話,並留下了鮮花。)

十二月九號,今日難得地我走進了花店買了束白百合,平常總是因為過敏症狀的緣故,對於花店這場所絕對是個禁忌,我穿著整套黑色的西裝,白色的襯衫,黑色的大衣,以及黑色的皮鞋,整整齊齊地站在她的面前,我想第一次與她打招呼一定要乾乾淨淨的,不想有損丁點的體面度。

我把花交給了她,伸出手來幫她擦了擦面頰上的灰塵,與她說了聲,「妳好,我是林允兒,過得好嗎?不管如何我會陪著妳的。我們下次再見,好嗎?」

恍若一世的等待。而我遲遲沒等到她的回應,卻一點也不覺得突兀,步履蹣跚地踏著草地,我背對著夕陽紅著眼離開,我怎麼捨得留著她孤單的還停留在同個地方。

終於,我跟她搭話,並留下了一束鮮花…

一束白百合就留置於灰色的石碑前,那上頭深鑿地筆畫正是刻著了她的名——鄭秀妍。

- END -

p.s. 這一篇是因為我剛看到照片內的五句話所冒出來的想法,書寫的很潦草,但是,有人一直在說沒文看了,還有人跟我說我家之前的訪客都是廣告商了,那就發文湊合著看(誒,希望還喜歡。

p.s.2. 結婚是兩家人的事情,而不是兩個人的事,但是,就算累也是件開心的事。我想記錄下來每一個表情,我的姊姊,很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ade 的頭像
Spade

Spade Space

Sp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