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夜晚才剛剛開始。

在首爾梨泰院這兒的一間俱樂部內,鄭秀晶包下了其中的一個包廂,橙色的燈光、棕色牛皮的沙發,聽著鄭秀晶與金泫雅和李順圭聊著天,她拿起酒杯,搖晃著杯中的液體,因漩渦製造的淚痕沿壁在慢慢滑落,鄭秀妍的視線,透過玻璃高腳杯望向了包廂的門口。

林允兒沒有出現。

李順圭繞了會路並終於在公車站找到了鄭秀妍,甚至是停好了車已入座了半小時,林允兒還是沒有出現,這樣可是與約定好的時間晚上了快一個小時,也許,她今天是不會出席了。

李順圭看到了鄭秀妍的沈默、鄭秀晶也看到了,開了頭就問,「順圭姊姊,允兒姊姊今天會來吧?我才剛回來,允兒姊姊不會不給我面子吧!」語畢,眼前的小孩瞬間就黑了一張臉。

「會!」李順圭拿起桌上的雞尾酒,身體放鬆的靠向了沙發,「有問過她了。可能突然有什麼事,所以耽擱了吧!」

話語才剛離開嘴邊,包廂的門就這樣硬生生地被打開來,三個女人就這樣站在門口外,顯得特別擁擠,「好了,這位美麗的小姐,妳身上的味道真的很好聞,讓人心曠神怡,謝謝妳一路上的陪伴,若不嫌棄的話,妳何不先與我的特助喝杯咖啡,我們晚點有機會再來聊聊今晚的月色呢!」

這聲音闖進了鄭秀妍的耳裏,不問是否可以就霸道的通行,像極它主人恣意妄為的個性,長髮散落在黑色的西裝上,隨意的倚著門框,明明是那樣漫不經心的站姿,林允兒卻能帶給人英氣十足的感覺,纖細的手掌貼著一個女人紅潤的頰邊,鄭秀妍淡漠的望著女人似是羞怯的點了個頭,轉身與上次在咖啡館見到的女人走了。

帶上了門,林允兒目光迅速的掃過了幾位青梅竹馬,最後落在了小黑面鄭秀晶身上,賠笑道,「順圭姊姊,小泫雅和我們小水晶啊,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拿起桌邊的威士忌就先倒入了空杯之中,一飲而盡,倒入,再仰頭飲進,來回了三次,林允兒又順手的把杯子口翻了過來,證明自己可是喝的一滴也不剩,「諾,我自己先罰酒三杯了,就別生氣了吧!歡迎學成歸國,小水晶。」

被林允兒拍了拍頭的鄭秀晶,看著那張笑臉,她微微蹙起了眉頭,林允兒的眼神就像是鄭秀妍根本與之不認識似的,又想起剛剛門口的那一齣調情的戲碼,雖然她知道鄭秀妍和林允兒現在的關係很是僵硬,但是她沒想到這兩人已是走到將彼此當空氣的這般田地,怎麼也聯想不到林允兒每趟出差到美國時對自己萬般疼愛,總為她捎來大家並包含鄭秀妍的近況的同時,而她與她實際上竟是只以稍微點頭作為打招呼示意的關係。

林允兒悠閒的坐在李順圭的旁邊,翹起了腿並將身體向後倒,嘴角的笑容沒有鬆動,「小水晶,回來之後要做些什麼呢?要不來林氏幫我,相信林氏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讓妳發揮妳所學的行銷……」

「林總。」她打斷了她的話語,而林允兒沒有錯過鄭秀妍帶了警告意味的眼神。

聽若無聞,視若無睹。

林允兒聳聳肩當作沒聽到,不予理會地逕自說了下去,「乾脆我等等就請徐特助幫我在行銷部安排,小水晶明天去人事部一趟,如何?」

「不勞林總費心,鄭氏集團已幫她留了二十年的位置了。」

「喔,鄭總,我怎麼聽說鄭氏集團快變成嫁妝或是入贅禮,雙手送去給風評普通的金氏企業小開了呢?」修長的手指玩著玻璃杯,悠閒淺酌,「我擔心小水晶到鄭氏太沒有保障了,會被扯後腿的,畢竟金先生開的雖是公關公司,但那公關部公文根本一團糟,簡直拿出來貽笑大方用的,鄭總您的眼光如何我不評斷,但是請別害了我可愛的妹妹。」

「林允兒!」動氣了,心性淡薄是鄭秀妍的個性,本就秉持著對事物都心如止水卻每每因為眼前的人給破壞了,所以說,林允兒之於鄭秀妍,很危險,她的情緒太容易因為她而失控了。

「允兒!」
「允兒姊姊!」

另三人硬是愣住了幾秒才回過神來,想喊住林允兒帶刺的話語,但是,鄭秀妍已經要論及婚嫁了嗎?林允兒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鄭秀妍什麼時候決定的?為什麼讓人這麼措手不及?總總想法在腦海裡還來不及消化。

「我的事也不勞林總費心留意。」順了順呼吸。

「嗯哼,真可惜,我一點也沒有要留意的意思。」瞥見鄭秀妍瞬間不苟同的眼神,林允兒輕觸威士忌杯邊緣的笑容又咧的更大了,「只是鄭總您知道的,我們這圈子對於八卦這事很難不聊聊的,特別是金氏企業年快四十的富二少遊手好閒的花邊新聞,嘖嘖,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您想聽…」嗎?

冷笑了一聲,「林總不也不遑多讓!Chris 至少沒玩到像您一樣三不五天就登上娛樂新聞。」

挑起了眉,林允兒忽視李順圭勸阻的手勢,「好說、好說!經鄭總的提醒,這讓我想到剛剛那位美麗的小姐,在床上的功夫應該會比某人總是呆板無趣來的好太多了。嗯,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迫不及待要去將美人擁入懷了。」看著鄭秀妍為了這隱喻又黑了的面龐,林允兒拍了拍身上的長褲,想將皺褶撫平,站起了身,「鄭總您的金先生您自己珍藏,不過就算您不問外間的消息,打算矇眼不問世事,小水晶的前途也不能不做打算,愛聽不聽與我無關。反正我是壞了今天的氣氛了,就先走了,小水晶,不好意思啊!允兒姊姊改天再請妳吃飯。」

轉身走人,門碰的一聲,不大,與門框不是非常親密的接觸...

表示了林允兒走得一肚子惱火,撥了通電話讓司機將車開到了門口,順便翻看了簡訊,確定徐賢已經將剛剛那位不知是三四線的女星打發走了,回家看明日的會議報告這才是今晚該做的行程,她也懊惱自己,明明說好靜靜的看著她就好,怎麼就如此的沉不住氣...

心情無解。

-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ade 的頭像
Spade

Spade Space

Sp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HAT
  • 看完後
    我的心情也是無解....

    but
    感謝Spade 上篇對黑眼圈的建議 :)



  • 哈哈 會好的。
    我在思考怎麼收尾寫完結了,
    不過可能寫太久了,距離我最開始想到的完結和故事雛形已有許多差異了,真糟糕 呵

    哈哈 WHAT 的黑眼圈很重嗎?

    Spade 於 2016/06/25 11:3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